欢迎来到中国质量人的精神家园,浏览中国质量俱乐部官方网站
会员申请
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
021-5296-1817

会员申请

[lrm_form default_tab="register" logged_in_message="You are currently logged in!"]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新闻 » 华为“蓝军部”:模拟竞争对手,专门思考如何打败华为自己!

华为“蓝军部”:模拟竞争对手,专门思考如何打败华为自己!

发布时间:2020-04-17 作者:通讯员

从华为看,每个单位都应建一支”唱反调”的“蓝军”

华为能够取得如此好的成绩,是很多华为员工的努力。但是有这样一个部门,却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那就是“蓝军”。我们一直都知道,华为目前的发展战略就是“红军”。那么这个“蓝军”是用来干什么的呢?据说这个部门在华为刚刚创立之初就已经存在了,直到五年前才被发现,也就是创立了十多年之后。这么神秘的部门却是华为最核心的部门之一,华为现在的发展也很多时候都是它在推动。

这是华为取得辉煌成就的最大秘诀。一定程度上,没有这支唱反调的“蓝军”,就不会有今天足以撼动世界的华为。

华为的“蓝军”,职责就是唱反调,虚拟各种对抗性声音,模拟各种可能发生的信号,甚至提出一些危言耸听的警告。

华为内部,“蓝军”拥有非常高的地位,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人和任何决策,他们都敢想敢说,“有时候极像是一群胡说八道的疯子”。

通常,“唱反调”是个贬义词,往往等同于“不团结”“闹矛盾”。爱唱反调的人,往往因其“说话带刺”“钻牛角尖”不受待见。

今天,“唱反调”是个褒义词,应该成为这个时代的一种精神、一种特质。

爱唱反调的人,似乎越来越少,近乎消失。机关单位也好,企业公司也罢,决策事项、研究问题,要么一团和气、应承附和,要么沉默不语、少言寡语,要么拈轻怕重、藏头藏尾,要么避实就虚、遮遮掩掩,要么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,要么盲目跟风、被动服从,问题讲得少了,挑刺干得少了,讨论看不见了,不同声音听不到了。

这里说的“唱反调”,并不是违背基本事实和基本规律,并不是违反法律和纪律,并不是违反原则和立场,并不是“当面一套背后一套”,并不是“黄牛黑背梁——格外一条筋”,而是从受众、对象、问题出发,敢于正视问题、发现问题、指出问题、剖析问题,敢于从另一面看待问题,敢于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,在主观认识和客观现实中,求得最大的“同”、最小的“异”。

“蓝军”这个部门其实也是一种发展战略,不过它不是代表华为,而是代表受众、竞争对手、时代等多方面外界声音的发展战略。我们都知道,无论在哪个时代,无论在哪个方面,我们都得有忧患意识。“生于忧患”这个词一直都是很有道理的,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。如果我们考虑得稍微少一点,可能就会落后很多。这个部门的主要工作就是和华为“唱反调”,对华为的策略、手机产品等提出质疑的声音,找出不足。一个企业想要发展,肯定少不了听取一些反对意见。

当然了,华为发展得这么好,也缺不了董事长任正非的领导。华为如今在互联网中的地位可以说是无可替代,因为它不仅有自己的处理器,还正在测试新的手机系统。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里,华为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而“蓝军”这个部门,还是一个华为高技术人才诞生的地方。一般想要在华为升职,就需要去这个部门历练一下。如果你连不足都找不出来,那么你也就对华为的发展起不了什么作用。没有哪一款产品是十足的完美,只能够在不断的改进中更加完美。

华为这个神秘部门目前的领导人是华为的技术脊梁郑宝用,他给华为创造的收益可以说是不计其数。正是这些隐藏在幕后的大佬,才促成了华为的今天。那么你以前听说过华为的“蓝军”吗

华为内部要创造一种保护机制,一定要让蓝军有地位。蓝军可能胡说八道,有一些疯子,敢想敢说敢干,博弈之后要给他们一些宽容,你怎么知道他们不能走出一条路来呢?

世界上有两个防线是失败的,一个就是法国的马其诺防线,法国建立了马其诺防线来防德国,但德国不直接进攻法国,而是从比利时绕到马其诺防线后面,这条防线就失败了。

还有日本防止苏联进攻中国满州的时候,在东北建立了17个要塞,他们赌苏联是以坦克战为基础,不会翻大兴安岭过来,但百万苏联红军是翻大兴安岭过来的,日本的防线就失败了。

所以我认为防不胜防,一定要以攻为主。攻就要重视蓝军的作用,蓝军想尽办法来否定红军,就算否不掉,蓝军也是动了脑筋的。

三峡大坝的成功要肯定反对者的作用,虽然没有承认反对者,但设计上按反对者的意见做了修改。我们要肯定反对者的价值和作用,要允许反对者的存在。

2011年,比亚迪在新能源车业务中切入公交电动化,开始了云轨的研发。云轨最初的开发,就像蓝军的组建一样,从比亚迪几个研究院中抽调人员,组成研发团队。

开始时,他们没有“名分”,属于“地下工作者”。直到2016年4月,公司才正式成立“轨道交通研究院”,云轨计划也随之公之于众。云轨通过单根轨道来支撑、稳定和导向,穿行于城市的上空,既快速平稳、噪声小,又节能环保,造价只有地铁的1/5。

同年10月,比亚迪正式推出云轨计划,首座云轨在深圳坪山比亚迪公司内部建成,首个国内自主生产的跨座式单轨被推向市场。随后,多个城市的签约仪式逐步启动。

现在,云轨这一蓝军成为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的新梦想,即比亚迪第四大绿色梦想——轨道交通梦想,就是要用云轨技术建设轨道上的城市,这些以百亿元计量的云轨订单,将在未来5年再造一个比亚迪。